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党建 >> 党风廉政
从整治“提篮子”到查处“打牌子”,织密制度“笼子”,让狐假虎威者没“市场”
【信息】【信息时间:2019/7/25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邹太平 廖培 中国纪检监察报

 

在湖南方言中,“提篮子”意指“空手套白狼”的“中间商”行为,“打牌子”意指打着领导的旗号办事。


去年,湖南省委、省政府发布了《关于禁止利用领导干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提篮子”谋取私利的规定》,明确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利用领导干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在一些领域充当中介,以居中斡旋为他人获取利益、谋求私利的行为。


近日,湖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坚决抵制和严肃查处利用领导干部名义“打牌子”办事的规定》,向利用、冒用、盗用领导干部名义办事的违规违纪现象“亮剑”。


禁止“提篮子”的规定主要是约束领导干部,而禁止“打牌子”的规定将约束范围扩大到了领导家属及其身边工作人员与其他特定关系人,从违规用权的源头堵住了一个长期存在但极其“隐蔽”的漏洞。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湖南省各地查处的腐败案件来看,不乏有人打着领导的“牌子”谋取私利,有的甚至将“打牌子”作为一种“职业”。这些狐假虎威者打着领导旗号,干着非法勾当,破坏公平正义,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必须引起重视、严厉追责,让“打牌子”的行为失去市场。


1

“拉大旗作虎皮”,越是“身边人”越“唬人”




个别在领导干部身边,本应当好“廉内助”的配偶,却扮演起权力掮客的“急先锋”。


3月20日,湖南省永州市原副市长张常明因默许妻子收受贿赂、搞权钱交易而站到被告席接受法庭审判。


庭审指出,2010年8月,时任永州市祁阳县委书记的张常明妻子陈某,在该县浯溪水厂股东杨某之妻陶某的陪同下,在北京选中了一套价值400余万元的房产,陶某出钱将该套房产买下赠与陈某。事后,张常明利用职务之便,积极推动祁阳县政府收购浯溪水厂,在收购交易中给国家造成了巨额财产损失。


除了“挖坑”的配偶,还有“坑爹”的子女,张家界市原政协副主席高建国就曾被女儿高玮狠狠“坑”了一把。2010年至2011年期间,高玮利用高建国当时担任张家界市国土局党组书记、局长的职务之便,为湖南大为拍卖公司吴某谋取利益,两次收受吴某行贿款150万元。


“我送钱给高建国及其家属,是为了感谢关照大为公司在张家界承揽土地拍卖业务,我们公司不送钱就没有竞争优势、搞不到拍卖业务,另外也希望得到他们继续关照。”吴某在调查时称,送钱给高玮实际上是送钱给高建国。


明知故犯,默许纵容,亲属的身份、手中的权力都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高建国与女儿高玮这对贪腐“父女兵”均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打着领导亲属“牌子”享受特殊待遇的还有部分领导的兄弟姐妹。3月28日,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的弟弟彭耀峰,因利用其兄职务上的便利,为张某、湖南某工程有限公司等11个单位和个人在承揽工程、承租土地、设备采购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并收受贿赂,最终受到法律审判。


彭耀峰利用与彭旭峰的特殊关系,通过向轨道交通合约部部长陈某打招呼,并介绍投标人一起围标,帮助他人承接到了长沙地铁一号线相关工程。


还有个别为领导提供服务的“身边人”,也以“说得上话”“和领导熟”等为由,借机谋取私利。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家的保姆胡兴红就是这样一位“红人”。


2014年,衡阳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王某获知胡兴红系李亿龙的保姆后,遂找她托李亿龙办事,一次是将王某的表弟调到衡阳市区工作,一次是将王某朋友的儿子招聘进某大学工作。胡兴红将材料拿给李亿龙,李亿龙看后都作了协调,顺利解决。事后,王某为了感谢胡兴红便送给了她20万元。


“越靠近权力中心的地方,‘牌子’的影响力越大,相信‘打牌子’的人就越多,一些人看到了机会便借此牟利。”湖南省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负责人介绍,从近两年湖南省法院系统判决的一批省内腐败官员案件来看,存在配偶、儿女、情人、司机等“身边人”共同受贿情节的占了绝大多数,不仅犯罪金额巨大,且给国家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失。


1

频频出手、屡屡得手,皆因各有“小九九”


记者梳理近些年被查处的一系列“打牌子”案件发现,有些被“打牌子”的领导干部确实不知情,但有的领导干部却主动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放纵。还有少部分领导干部甚至明知故犯,极力促成……


“我的主要犯罪事实是为我的弟弟妹妹打招呼,捞取经济利益,希望他们过好一点的日子……”这是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冯伟林落马后写在忏悔书中的一段话。冯伟林从最开始反对亲属打自己的旗号揽工程、搞腐败,到默许甚至纵容他们的行为,最终使全家人落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从被亲属“打牌子”到自己甘愿被“围猎”,像冯伟林这样“倒下”的领导和类似“全家腐”的家庭并非个案,金钱诱惑、信念缺失、家风不正,终让他们走向堕落。


不仅如此,一些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的领导干部大玩潜规则,违规任用领导干部亲属担任特定职务,并利用其身份跑关系、做业务,表面上为公,暗中却搞起了权钱交易。益阳市委原书记马勇的妻子李万新就用这种方法“捞了一笔”。


2012年至2013年间,马勇应时任湖南银华集团党委委员李万新所求,在益阳市天恩棉业公司偿还银华集团债务的问题上打招呼。后天恩棉业公司违规动用中央财政专项资金360万元支付所欠银华集团欠款。为表示感谢,银华集团以“特别贡献奖”的名义给了李万新10万元。


还有一些投机者,见打领导“牌子”有利可图,便冒充领导干部及其亲属或领导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今年7月初,平江县吴某就因冒充省委领导秘书招摇撞骗被法院判刑。


平江县人民法院介绍,2017年7月至2018年8月期间,吴某冒充湖南省委一领导的生活秘书、挂职浏阳市纪委副书记的身份,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以到基层学习经验、看看发展、解决问题等理由,让一些单位干部、老板为其安排吃饭、住宿、洗脚、唱歌等活动,还以各种理由向他们借钱。吴某这样行骗多达十余次,违法数额共计5万余元。


如此拙劣表演竟然屡屡得手,被骗人当中还不乏一些单位领导干部,实在令人咋舌。


湖南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全省查处的“打牌子”案件来看,“打牌子”之所以“屡屡得手”,一是因为有的人慑于领导权威,怕得罪人,认为这些人体现的就是领导意图,怕不办事会得罪领导;二是有人视其为结交领导干部、拓展人脉资源的机会,拿公权做人情,希望领导干部会“投桃报李”,换得个人好处……


1

净化政治生态,斩断“招呼”黑手


为了斩断“面子”与“票子”之间的利益输送桥梁,彻底铲除“打牌子”的生存土壤,7月16日,湖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坚决抵制和严肃查处利用领导干部名义“打牌子”办事的规定》,严禁任何人“打牌子”办事,一经查实,将严肃追责。


《规定》中明确,严禁领导干部亲属、身边工作人员、其他特定关系人以及其他人员利用、冒用、盗用领导干部的名义,干预插手工程建设承发包、土地出让和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政府采购等市场经济活动,干预插手干部职务晋升、岗位异动等组织人事工作,干预插手司法活动、执纪执法活动等。同时对利用领导干部亲属“打牌子”或者“围猎”领导干部的,严肃追究相关单位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从之前的禁止‘提篮子’,到此次出台的禁止‘打牌子’,制度的‘笼子’越织越密,权力任性空间进一步被压缩。”湖南省纪委监委政策法规室负责人介绍。


与此同时,湖南省还将对违规为“打牌子”人员办理有关事项的,严肃追究责任,对主动给“打牌子”办事创造条件、提供机会的从严处理;并加大对“打牌子”办事行为的惩处力度,对“打牌子”谋取私利的,经查证属实后,进行严肃处理。


《规定》里重点提出,对“打牌子”办事的,应当一律“不信、不见、不理、不办”。这让可能被“打牌子”的别有用心之人“吓唬”住的人员有了拒绝的底气。


“去年,有人以省直某部门领导亲戚的名义要求调入公司任职,虽然公司以‘拖’字诀抵制未办,但多少还是有点担心。”衡阳市纪委监委驻市弘湘公司纪检监察组组长阳丽萍告诉记者,平台公司工程项目多、资金流量大、市场经济活动频繁,“打牌子”办事的现象相对较多,几乎每年都有不少人打着领导牌子来要求帮忙“照顾”,很是头疼。如今有了《规定》撑腰,公司抵制“打牌子”就有了底气多了硬气,没有了后顾之忧。(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廖培)


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门户网